當前位置:首頁 > 會長講話 > 會長講話

會長講話


李會長:深圳崛起的感悟

發布日期:2018-12-07      來源:深圳特區報

 

李子彬

2018年2月1日,中國改革開放的先行城市深圳傳出喜訊:2017年深圳市國內生產總值2.24萬億元,按照當時的匯率計算,位居亞洲各大城市第四位,僅次于日本的東京市和我國的上海市、北京市。

這是閃光的數字,引起眾多媒體的關注,經互聯網傳播迅即擴散,全國各地反響強烈,網上熱議熱評,點贊有加。

這是驕人的數字,深圳人民為之自豪,是他們用自己的智慧、心血和汗水造就了這座城市的崛起,創造了今天的輝煌。

感慨感動

曾幾何時,香港、新加坡傲居“亞洲四小龍”之列,如今深圳已經大步走在了前面。

但是,如今光彩奪目、名聞遐邇的深圳,37年前名不見經傳,它的前身是寶安縣,面積只有2000平方公里,30萬農民在這里勞作生息,是沒有工業的純農業縣,國內生產總值只有1.79億人民幣,不到香港當時的百分之一。

1980年中國試辦經濟特區,深圳喜遇千載難逢的良機,與珠海、汕頭、廈門一起,成為中國第一批經濟特區。

經過37年的努力拼搏,深圳得到了高速度、高效率、高質量的發展,由南國小縣一躍成為經濟總量位居亞洲第四的現代化國際大都市。這無疑是世界工業化、城市化、現代化發展史上的奇跡,令亞洲各國、世界各地為之矚目。

感而有思

看似尋常最奇崛,成如容易卻艱辛。面對深圳的崛起,我的心情難以平靜,感悟良多。深圳人民發揚艱苦創業的拓荒牛精神,敢為人先,敢闖敢試,大膽改革,加快開放,艱苦奮斗,率先沖破計劃經濟體制的束縛,最早實現經濟結構轉型升級的往事歷歷在目。特別是20世紀90年代中期起,我與全市人民一起進行第二次創業的歲月,成為我一生中的重要經歷,成為永遠難忘的記憶。

(一)深圳緊抓機遇,堅定地推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改革。1978年12月召開的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吹響了中國實行改革開放的號角,開啟了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新征程。在黨中央、廣東省委的領導下,深圳市委、市政府堅定地貫徹執行黨的改革開放政策,敢闖敢試、敢于擔當,率先沖破了計劃經濟體制的束縛,大膽探索建立和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

到20世紀90年代中期,深圳建立了土地市場、資本市場、勞動力市場、經理人才市場、技術市場、信息市場、產權交易市場、較為健全的金融市場,生產要素市場已經形成了一定規模。會計師事務所、律師事務所等各種中介機構3300多家。深圳市已初步建立起以十大市場體系為標志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基本框架,極大地解放和發展了生產力,促進了深圳的快速發展。

在1995年4月召開的深圳市第二次黨代會上,市委市政府提出第二次創業,到2010年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國際性城市。繼續深化改革,擴大對外開放,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增創體制機制新優勢。深圳在全國率先改革審批制度,大幅度精簡政府審批事項,整治“三亂”,建立土地使用權拍賣中心和政府工程招投標制度;大膽探索競爭性領域的國有企業產權多元化的制度改革,探索國有資產授權經營制度,建立公司法人治理結構,切實轉變國企經營機制,做強做大國有企業。深圳在諸多領域的改革和探索,都早于全國各大城市一二十年,發揮了改革開放的先行作用。

(二)深圳審時度勢,從1995年開始及時地調整優化經濟結構,大力發展高新技術產業,提高了經濟質量和效益。20世紀90年代初,深圳工業發展曾經后繼乏力,前景堪憂。為此,市政府及時調整產業政策,在穩定、升級“三來一補”企業的同時,大力發展以信息技術產業、生物技術產業、新材料產業為重點的高新技術產業,使產業結構順利過渡銜接、轉型升級,奠定了深圳現代產業基礎。

1995年,深圳提出并實施了“三個一”發展理念: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高新技術產業是深圳經濟第一增長點,一把手親自抓。以市政府制定的《深圳市高新技術產業發展“九五”計劃和2010年規劃》為引領,建立綜合政策體系,引進與自主培養相結合的人才支持體系,引進與自主開發并重的科技成果體系,以政府財政資金為引導、企業投入為主體、金融機構支持的資金支撐體系,以市場為導向、企業為主體、產學研相結合的科技開發體系,以保護知識產權為核心的法律法規體系,建立高標準高質量的高新技術產業集聚園區。持續推進這七個方面的系統工程,使“三個一”的理念得到切實的貫徹。深圳一步一個腳印地、扎扎實實地推進上述經濟發展戰略,并取得很好的成效。

從1994年到1999年,深圳市工業總產值從723億元增加到2026億元,在全國各大城市中排第四位。其中,高新技術產品產值從146億元增加到819億元,增加4.6倍,年均增長42.6%。在高新技術產品產值中,擁有自主知識產權的比重從18.4%提高到46.8%。高新技術產品出口從9.9億美元增加到51.9億美元。

到1999年,深圳市具備了舉辦首屆中國國際高新技術成果交易會的資格。我親赴北京與外經貿部、科技部、信息產業部、中科院、國家計委等部門逐一商談,共同主辦首屆高交會,由深圳市政府承辦,得到了“三部一院”的積極響應。同時決定成立“首屆高交會組委會”,我任主任,其他部委各派一名副部長任副主任。經過近十個月的國內、國際招展、招商等準備工作,于1999年10月5-10日,成功舉辦了首屆高交會。10月5日晚上8點首屆高交會隆重開幕,朱镕基總理親臨深圳致開幕辭并宣布開幕。首屆高交會參展企業2856家,參展項目4150個,成交額64.94億美元。可謂一炮而紅,規格高,關注度廣,盛會聲名遠播。

此后每一屆政府都接力傳承,每年金秋時節如期舉辦“高交會”。冬去春來,如今已經成功舉辦了20屆,成果豐碩,有力地推進了高新技術產業的發展,推進了全國科技成果產業化、商品化、國際化的進程。

同時,深圳不斷改革完善金融體系,不斷推出金融新產品,并加強風險防控。隨著深圳經濟的發展和經濟結構的優化,深圳的金融業規模逐步走到了全國各大城市的前列,金融業創造的增加值占全市國內生產總值的15%左右,有力地支撐了深圳經濟發展轉型。在20世紀90年代中期,深圳經濟初步形成了高新技術產業和現代金融業兩個支柱產業。

久久為功,堅持不懈,經過幾屆領導班子的努力,深圳的經濟質量更高、效益更好了,整體經濟實力走到了亞洲各大城市的前列。

(三)深圳積極轉變政府職能,探索建設廉潔高效政府,推出一系列強有力措施。深圳經濟特區成立以來,多次精簡政府機構,提高辦事效率。1995年到2000年,采取了更多的措施,邁出更大的步伐,努力轉變政府職能,探索建設廉潔高效政府。

1995年整頓政府機關作風力度大,動真章。市政府頒布了加強機關建設的“22條”,嚴格實行年終績效考評,34名不稱職的公務員被辭退,105名基本稱職的公務員,安排脫產到深圳行政學院學習三個月,考試合格后回原單位工作。

市政府要求實行崗位輪換制, 1996年對35個正局級單位正處、副處級干部內部進行崗位輪換,規定只有在兩個處任過處長的干部,才有資格晉升為副局級。那一年正處級就輪換了53.5%,副處級干部輪換了47%。到了1997年就達到了百分之百輪換。

亂收費、亂罰款、亂攤派這“三亂”嚴重影響了企業的發展。1994年末,全市共有行政事業性收費單位1055個,收費項目1842項,收費總額為17.7億人民幣和18.7億港幣,合計總數相當于當年全市稅收總額的一半。為此,市政府從1995年下半年到1996年末,大力進行整治,為企業營造了較好的經營環境,得到了企業的好評。

1997年,市政府先行改革探索,在全國率先全面清理精簡審批事項。審批事項由原來的723項減少至305項,減幅達57.8%,進一步轉變了政府職能,加強服務,提高了辦理效率。

土地審批是腐敗的高發領域。鑒于此,1995年1月,深圳廢止了市領導個人和土地主管部門審批土地的做法,成立土地審批領導小組,市長任組長,三位副市長任副組長,各有關部門為成員單位。實行集體審批,堵住了個人審批劃地的后門。到1997年初,又推出了新的舉措,經營性土地全部都要經過公開招標、拍賣才能獲得。市政府第68號令《深圳經濟特區土地使用權招標、拍賣規定》強調,在簽訂《土地使用權出讓合同》之后的五日內,中標人必須一次性交清地價款。中標人不得擅自更改出讓合同中關于土地的用地性質和容積率,有效地堵塞了腐敗漏洞。

政府工程資金數額巨大,也曾經是腐敗的高發領域。深圳市政府決定,從1995年1月起,市政府工程項目全部實行公開招標、投標制度。政府工程項目,必須根據審計后的施工圖設計預算進行招標。凡沒有進行公開招標的項目,市計劃局一律不批準開工;沒經報建和批準開工的項目,一律不予撥付工程資金;所有開工項目都要實行項目法人責任制、招投標制、資本金制、工程監理制。1996年,五個區的政府工程項目也百分之百地實行了公開招投標制度。

政府采購種類繁多,采購量大,出現浪費和腐敗現象。1997年1月,政府公務用車實行統一投保。當年11月,又對政府公務用車實行了招標采購。1998年,政府采購項目擴大到所有實物性采購和工程性采購。1999年1月,頒布實施政府采購條例,以法規的形式固定下來并嚴格實施。

以上一系列管理舉措,針對性強,收效明顯,基本上做到政令暢通,加強了政府的服務功能,為不同所有制企業的發展創造了良好的社會環境。

(四)深圳積極探索建立有效的國有資產監管體制,不斷深化國有企業體制改革。國有企業的改革是整個經濟體制改革的一個關鍵環節。早在1987年,深圳市就成立了國有資產管理委員會,加強對國有資產的監管。1996年,完善了國有資產授權經營制度,按照行業和資產規模重新組合,成立了三家國有資產經營公司,賦予其行使國有資產出資人的職能。形成了國有資產三個層次的管理體系,初步建立起了有效的國有資產監管體制。

深圳在競爭性領域和行業大力推行企業產權多元化改革,大力發展國有與民營、國有與集體、國有與外資,以及單一國有但多家股東參股的混合所有制,使公有制經濟的多種實現形式得到發展和體現。建立起完善的公司法人治理結構,頒布了黨組織工作條例、董事會工作條例、總經理工作條例、監事會工作條例、工會組織工作條例。初步建立起激勵機制、企業內部監督約束機制、競爭機制,企業呈現出生機和活力。

1994年開始,深圳還試行了企業經營者年薪制和期權獎勵辦法,試行了先進實用的技術作價入股的做法,最高可占企業股權的35%。在高新技術企業和外貿企業推行企業內部員工持股,到1998年末,全市有148戶企業實行了內部員工持股制度。

實施“三個一批”的發展戰略,調整和優化國有資產布局,形成一批支柱產業,培育一批大型企業集團,增加一批名牌產品。在抓“大”的同時兼顧了小企業的發展,頒布了支持和搞活國有小企業的若干措施。

深圳國有企業改革的一系列措施,大大釋放了國有企業的活力,增強了企業的經濟效益和市場競爭力,為全國的國企改革和發展發揮了探路和借鑒作用。深圳的國有企業從無到有,到2000年,我離開深圳時,深圳的國有企業總資產達到了1720億元,年均增長41.7%。國有企業的總資產利潤率、銷售利潤率、凈資產利潤率、資本利潤率等主要經濟效益指標,在全國各省、市地方國有企業中連續多年位居前列。

(五)全國各地的人才聚集到深圳,支撐起這座城市的迅速崛起。深圳是一座移民城市。成立經濟特區以后,市委市政府多次到國內一些省市招聘黨政干部、專業技術干部、企業管理干部,到海外招聘出國留學的專業技術人員。他們每個人都懷著夢想來到深圳創業,形成了艱苦創業、勇于創新、不斷進取、包容共享的城市文化。正是這樣一個群體,在黨中央的正確領導下,沿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大道奮勇向前,經過近四十年的艱苦奮斗,把深圳建設成為社會主義現代化國際性城市。

(六)中央給予經濟特區15年的優惠政策扶持,以及毗鄰香港的地理優勢。深圳的政策優勢和體制優勢,吸引了電子工業部等國務院一些部門及一些省、市的投資,技術和人才也隨之進入深圳。改革開放以來,香港、臺灣投資率先進入深圳,隨著大批“三來一補”加工貿易工業企業的進入,深圳市的工業迅速發展,城市規模和城市人口快速增加。香港是世界金融中心之一,香港大學、香港中文大學、香港科技大學等高等院校的水平,位居世界高校前100名,這些要素對深圳市的發展,都有積極的促進作用。

思而有悟

回顧深圳走過的道路和取得的巨大成就,可以自豪地說,深圳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改革的先行者,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的實踐者,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成功范例,是社會主義制度優越性的有力印證。

深圳的成功實踐雄辯地證明,中央當年作出興辦經濟特區的決策是完全正確的;改革開放是決定當代中國命運的關鍵抉擇,是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必由之路。我們要牢記并踐行習近平同志的指示,增強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堅定不移地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

時移世易,時代巨輪乘風破浪,經過多年的努力,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了新時代。中國迎來了改革開放40周年。我堅信,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指引下,特區建設和改革開放的偉大事業必將取得更加輝煌的成就,中國人民兩個一百年的奮斗目標一定能夠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一定能夠實現。

(作者系深圳市委原副書記、市長,國家發改委原副主任)


 聯系我們 | 人才招募 | 網站地圖 | 免責條款
主辦單位/版權所有:中國中小企業協會    備案號/經營許可證號:京ICP備08005153號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月壇南街59號新華大廈六層  郵政編碼:100045 技術支持:銘萬

京公網安備 11010202007291號

中国竟彩网